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817

昨天为了庆祝我和胖子还有小哥重聚两年,爸妈二叔小花秀秀瞎子苏万黎簇王盟还有一堆张家人都来了。
一大早胖子就催着闷油瓶去杀鸡。我在厨房里煮粥,只听见胖子大喊:“别杀错了,这是邻居大妈家的!你他娘是不是要让胖爷再去讨价还价,丫已经恨透我们仨了。”
说来也是,去年过年的时候小哥好像杀错了鸡。
吃过早饭,我和胖子去市场买菜,还给每个人买了个红包——毕竟这里闷油瓶年纪和辈分比黑瞎子霍秀秀小花大,而且是张家族长。
雨村的生活并不富裕,那些红包我们只包了几十块。
回到家的时候,闷油瓶已经把鸡和鱼弄干净了,还夹了一大盘核桃。
我问胖子他什么时候那么勤快了。
“你没看人家一大帮乡下穷亲戚都来了,要好好招待吗?”胖子小声说。
小哥没有作声,在一边打着瞌睡。
不一会儿,爸妈,二叔都走了进来。
晚上,所有人(除了黑瞎子和苏万)聚在一起吃饭,我点起多月没抽的烟。
“老板,不准抽烟。”黎簇说。
我叹了口气,放下烟。
胖子喝醉了,把王盟看成了云彩,搂着他,似乎在说“你终于回来了”。
王盟无奈地看了我一眼,我说就算是梦,也让他们相会一次吧。
这时门响了,黑瞎子背着小提琴走进来,后面跟着苏万。
他吃了几口,便坐在一边,调了下音,拉起二泉映月。奇怪的是,他把二泉映月,硬生生拉出了欢快的调子。
我喝多了有点迷糊,听着他们聊着天。
闷油瓶还在打瞌睡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听。
二叔说,他找到三叔了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