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续重启148

小哥生日快乐
另,今天是149,我最喜欢的数字,希望叔能更得安稳一点
昨晚等更睡着,早晨一看脖子立刻一疼
贾咳子的死法,让我想起十年吴邪做的梦……

虽然这几年来死在我面前的人多得是,特别是才认识几天的手下,但是这种死法还是看得我惊心。
我捂住脖子。
显然来者不善,看来二叔还是隐瞒了什么,甚至有可能,那伙人是在模仿小花的行为方式。我不能相信小哥死的时候身首异处,但显然那个东西的速度快到难以反应过来。
我跑向原来胖子在的地方,发现人已经不见了。
我看到地上一点一点的血迹……
几乎是在绝望中,一只手捂上我的嘴,把我拖到一边。这种力量只能是小哥。我瞄到胖子坐在一边,手被割开长长一段血痕。
越是这种时候,越是想起很多奇怪的东西,比如那个像阿宁的女人,和她说过的话。
她说过什么来着?我抬头活动脖子,一个东西掉下来,我一看,是响墩的身体,没有头和四肢。
鼻血越滴越多,我再一次看到那扇门。我推开门,一把黑金古刀飞来,把我钉在墙上。
黑色的一切,点着昏暗的灯。
“叫你别来你还来,小哥和黑瞎子很快就要清理完那些东西了,结果今天被你们害得受了伤,至少两三天工程要停滞,我们只有半个月时间,半个月后,水就涨了,他们在里面作业会很危险。”
二叔板着一张脸,不过看来情况真的紧急,看我醒了转身就走。

评论(3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