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接二一三

说实在的这不是第一次和汪家人谈合作,但是这是第一次汪家人放弃了所有威胁手段和我谈合作。我感觉这里面会有套路,也许闷油瓶跑掉就是怕被汪家首领看到,而我不合作似乎也没有办法——现在我根本下不来,后面还紧挨着一个道路将军。
“交易内容是什么?”
我决定让这件事发展下去。
那个汪家首领指了指下面,说:“这个怪物已经把我一半的族人都搞成了白痴,比你当年那点小威胁影响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,可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办法杀死他。只要你们把他杀死,我保证不计前嫌。”
我也真是信了他的邪,跳到半空被他一把抱起来扔了下去。
果然简单粗暴。
我再一次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,是闷油瓶。
他把我拉进墙里的一个洞穴,只见无数金甲巨尸从上面掉下来。
*!老子的开棺起尸体质还真上了个新高度,怪不得那汪汪叫找我谈条件,*就是要我招几个粽子。
下面已经是一片人海,看来姓焦的也活不成了。
那个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了下来,手里抱着三叶。
“他没救了。”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说话了,足足说了四个字。
那中年人一把按在我脖子上,然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后来我在病房里醒来,才知道这么一回事。
那个人是他弟弟,入了金童教,在颅骨上打了孔。这种人最终听雷仪式结束后,都会莫名其妙地死去。但是他的颅骨却可以作为药材治疗损伤严重的肺。小哥早就和他通过三叔交流。汪家其实不只是我对抗的那种人,内部是分裂的,所以汪家人才会知道我的存在。
那个首领在我打散汪家的时候和本家失散了,现在只能和我们住在一起。
至于小花,他其实没怎么受伤,那个吊在那里的是江子算,据说小花赔了他很大一笔医药费。那些血其实是我们弄瞎了他的眼睛,之后小花撒上去的,接着他逃走,到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叫了架直升机,我们就是这样出去的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