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陪叔来个结局倒数,考试前最后的疯狂!

我醒来时,打斗还在继续,不过显然人少了一些。我抱着焦老板,不,田有金的头。雷声停了,棺水也退去了,我怀里却是湿的。焦老板没有往日的威风,他在我怀里,泪水流了我一身。
我爬起来,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汪家人和凑过来的胖子瞎子的大脸。我看见,远远地两个首领还在打斗,显然他们都没有露真本事,一看我醒来,两个停下动作过来。
那小汪扛起焦老板,说:“今天我得先走了,这次不计较,我刚才没有全骗你,我是来找这位聊天的。”他指着闷油瓶,我看见他右手上一根发丘指没断,但流着血。我心说你们聊个天至于这样吗,不过看他们俩都有分寸,也不便多说。
这棺液果然是滋补上品,又治了焦老板心病又治了我的肺,毕竟出来再拍片子也好了许多。
后来胖子告诉我,本来他们只是计划这么救人,可是田有金的事情穿进来,一切都复杂了。
本来他们不必死那么多人,装备却突然消失了,还有汪家人杀的人很多。这帮人和我们冲着同一个目标来,焦老板显然也知道我三叔有插手,怕我影响了他的长生疗效。没想到,我在他内心里兜了一圈,把他整醒了。只能说疯魔了那么多年,这个哭泣的人才是真正的他。
我们四个轮流背着小花,刚才体力的消耗很大,好在找到刘丧和白昊天的时候,他们还有气,而且边上的补给因为身边人昏迷而没有动过多少。
二叔坐着直升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,我们迷迷糊糊地被抬上去,和十年前张家古楼的情况有一拼。小花很快被送去抢救,剩下四个人中,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很重的伤或者失血。我知道这是那棺液的效果。
这以后在雨村每次打雷,我都会怕得不行,甚至迷糊地叫胖子小哥,也许这是副作用。胖子开玩笑说治这个要用费洛蒙,然后治吸费洛蒙的伤又得听雷,我听着怪瘆人的,说胖子你不要乌鸦嘴。
然后,张家人又走进了我们的日常生活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