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黑瞎子生日,随便写写

黑瞎子又开始在厨房里忙活,胖子也挤进去,说你*千万别把饭又烧糊了,早晚把咱小天真呛死。我心里暗骂你这个死胖子为什么偏偏要咒我呛死,随即想到自己还是个病人,顿时无语。
小哥冒着雨出去了,伞也没打,帽子也没戴。这又是个作死的,好在小哥身体好,不太会感冒。秀秀本来想去厨房帮忙,我们说她一路过来已经很累了,推着她进里屋休息,然后看见小花被滚到床一边,床单都抽了去洗。
小花的脸色已经不再是苍白,看得出这几天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只是还有一点虚。雨一直没停,据说练缩骨的都有一身骨伤,想必不会舒服到哪儿去,闷油瓶倒无所谓,小花却偏偏在这里养伤,还赖着不走了。
我坐在小花床边上,拿出手机开始翻朋友圈,然后看到日期。
突然想起来,今天好像是黑瞎子的生日。
我赶紧跑到厨房。
“胖子!饭烧了没?没烧快别淘米了!今天吃面!”
“吴邪你脑子烧糊啦!*胖爷我刚淘好米跟老子说不吃饭了!”
“我说吃面就吃面,别磨叽赶紧做。”
这时门铃响了起来,我开门,原来是小哥。
今天不错嘛,还知道在晚饭之前回来。
然后我看见他拎着一些下酒菜和酒。没错,这是我为了迎接秀秀叫他买的,我这才想起来。算了,接人和生日合二为一吧。
我也闲着没事干,给黑瞎子折了顶帽子。
我们吃了好一顿大餐,然后就尴尬了。
秀秀一姑娘,怎么也不该睡沙发。可我们五个男人睡的是一张大通铺,小花还不能下床……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