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如果铁三角瞎了一天

这一阵子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起夜,今天又照常开了灯。不仅灯没有亮,星光也看不见了。我知道我这是瞎了。
平时右边的闷油瓶只会睁开眼,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我晚上起床,可是今天他的位置没有人。
我想如果是梦就赶紧醒来吧,这时听到胖子嘟囔一句:“吴邪你他妈上厕所开灯啊,怎么黑灯瞎火的?”
不光是我,大家都瞎了。我顿时头痛无比,比这情况危险的事我经历过,这次显然是被人算计了。
“胖子,不是没开灯,是我们瞎了,和南海王墓那时候一样。而且,有个坏消息……”
“你别吊胃口。”
“小哥他失踪了。”
胖子把他想到的所有可能性都说了一遍,大多都是不太可能的,比如说我们梦游进了南海王墓,睡在棺材里,或者小哥被人冒充了要害我们。
我说,咱们走一步看一步,如果真是谁要害我们,我们早就死了。
然后只听扑通一声,胖子一屁股掉下了床。
“妈的,胖爷我瞎了还得叫床欺负。”胖子的声音同时传开。
这时我感觉一阵风刮过,我像黑瞎子教的那样抓起新的大白狗腿就刺过去。刀被一只强劲的手瞬间接住,然后肩膀被人一按。
“是我们自己瞎了。”闷油瓶说。“我刚听了,一个人没有。”
这时闹钟响了。几天前晚上胖子拿着手机教小哥设闹钟,我听着大爷打太极的音乐,知道是五点了。
自从这次倒完斗回来,胖子刚刚满血复活就励志要减肥,设了个闹钟顺便就教了小哥。
我试着一路摸到厨房,毕竟经常烧饭,电饭煲的位置我闭着眼睛也知道。好在昨晚剩了点饭,我随便接了点自来水小心翼翼地倒进去,拿手搅了几下,然后盖上盖子煮粥。一路撞碎了一堆东西,我也不管了,接下来我们就会饿死。
回到卧室的路上,开水瓶直接打了下来。好在开水都凉了,我还算没有烫伤。接着就听到胖子大叫“小哥你去哪里?”说着两个人走了出去。
我相信闷油瓶有他的办法,他就算瞎了也能点蜡烛,也能抓蛇。可惜的是,我想错了。就当我被开水瓶绊了一跤把粥全泼了的时候,邻居大妈的叫声传了过来,还夹杂着鞭子的抽打声。
也不知道胖子怎么跟她说的,大妈给我们收拾了屋子,然后做了饭,照顾了我们一天。
胖子偷偷告诉我条件之一是让她睡床我们打地铺。
到了半夜,大妈扶我去厕所时,我突然看到了邻居大妈的尊容。
“胖子,我看到了!”
大妈立刻大吼:“老娘辛辛苦苦干了一天活,都是你们骗我来对吧?价钱翻倍,一天两百万!”
我看着浑身是伤的胖子和闷油瓶,无语了。
这件事之后,我们几乎和叫花子一样,家里被洗劫一空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