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年关已过 接重启更新《年关难过》

这次的年关是在医院度过的。我的情况还算稳定,居然连住院的标准都没有达到,但是显然还能站起来的只剩我和黑瞎子了。黑瞎子眼睛已经一塌糊涂,我的肺也不乐观。焦老板以团灭的代价换来了对这一代九门人的力量的重创,我知道很快会有加害的人,况且此刻我不知道谁是站在我这一边的。
小花基本上毁容,致命伤有几处,好在救回来了,现在医生说情况还不错,落不下残疾。小哥的伤口裂开,又中了两枪,还在一边缓着。胖子算好,腿断了,他自己调侃中年人骨头太脆,我说你都不算中年人了还硬说自己年轻。
掰指头一算也没什么好吃的,小花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,小哥是要补血,我也得吃清淡的,不能刺激了,胖子嘛也得补点什么,但门牙磕掉了也不能吃硬的。黑瞎子这次不知道是下了多大决心才没有买青椒,晚饭是猪肝粥,烧得很糊很烂,黑瞎子自己拿了瓶酒在一边闷头喝,一边喝一遍哼歌,声音很怪,这回却十分好听。罢了,是我师父,也不好嫉妒了上去揍他一顿,要不是他我也挂了。
二〇一八年了……
我看了看几个人,胖子吃饱了已经在打呼噜,闷油瓶手上滴下的血被接在一块卫生巾上,瞎子已经准备起身去替我看小花。
“各位,我要说一句感人的话。”
所有人都清醒了,时刻准备把我掐晕。
“我知道,就算死,黄泉路上你们也会陪着我,死都不怕,我们要好好活下去,一个都不能死!斗里我精神不太清醒,现在我醒过来了,等小花出院,咱们反咬他们一口,打他个措手不及!”
我趴在胖子的床上睡着了,这是我近几日来,第一次自己主动地睡过去,而且睡得如此踏实。

顺手写个年终总结。
今年我觉得自己状态并不好,犹豫是我最大的敌人,特别考试的时候。此外就是经常迟到。这两点要改,我写下来,明年再看的时候,希望已经改观。
为什么在这里又开始“不务正业”地写文?停止写文几天后,我明白我离不开它。自由想象太多,非常痛苦想写下来,所以我又开始在乐乎上写作,只是这里可以随意发表观点,不用像贴吧上我会强迫自己一天一更。所以我开始在这里写我自己的各种感受,不求热度,只求倾诉。
我来到乐乎只有半年左右,为了哪位太太,同时发现了拍摄天空的人不止我一个。很多规则我是不懂的,但我在渐渐摸索。希望下面一年越来越好吧,希望能考上好学校。
在这里我对自己说一声:要争气,加油。
2017再见
2018你好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