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吴邪生贺

我们三个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胖子突然对旁边的闷油瓶说了一句悄悄话,然后他们两个站起来走了。
我闭上眼睛,算是默认。
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,他们俩一直没有回来。
我们三个平时出门基本上是想走就走,但是出远门一定要互相商量,而且吃晚饭之前必须回家。我翻了下家里的食材,今晚就烧面条吧,家里没米了。看来胖子是去买米,可是为什么不给我说?
水开了,我抓起面条往里放,同时门铃也响了起来。我放好面条关掉火赶紧跑出去开门,只见胖子手里拎了个蛋糕,小哥一手拎了一袋米。
蛋糕?今天谁过生日来着?3月5号是……
“胖子,不至于吧,过个雷锋纪念日而已,吃什么蛋糕啊!”
“今天是什么日子,胖爷我都记得,你怎么忘了?”
两号是元宵节,今天五号……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。
“今天正月十八?惊蛰?”
“什么正月十八?什么惊蛰?我还说今天是端午呢,你信不信……”
“我说的是真的,今天还能是什么日子?”
“天真同志,不是我说啊,您老*都老年痴呆了,今天是你生日啊!”
我一拍脑袋,这一阵都被雷劈傻了,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了。
我赶紧给小花打了个电话,叫他复查完赶紧回来吃蛋糕。
门铃又响了,这一次进来的是爸妈。
今年我是四十岁,还是四十一岁?我不清楚。
自从肺烂了以后,我一直以为自己老了,知道现在,我才发现,自己正值壮年。我还有时间找到三叔,问清楚雷的事情;还有时间去十一仓,找到那个“我”;还有时间陪着小哥胖子去养鸡钓鱼;我还可以陪着瞎子去盲冢。
只要现在好好休息,把肺养好了一切都好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