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张的番茄

偶尔写点东西,喜欢拍天空

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七日,雨村。
中午我坐在躺椅上,小哥一大早就出去买东西,胖子在厨房炖鸡汤,瞎子带着苏万在打扫房间。
他们三个都不让我跟着干活,理由是我肺烂了最好休息。我也只好闲着,叼着戒烟用的糖,看着小满哥在鸡窝边踱步,看着下雨的“局部”飘过来,细雨横着飘了一会儿就没了,空气湿润,吸进肺里很舒服。
小花最近要处理很多事情,来不了了。秀秀在路上,可能要晚上才能到。黎簇还在找他的爸爸,尽管他爸爸以前对他不怎么好(我知道他爸爸出了事,但没有告诉他)。
傍晚的时候,秀秀进来了,我打开电视,节目里正好在放see you again。胖子听着听着眼泪就下来了,一边抹眼泪一边说:“我*年轻时候没有为谁流过泪,真是老了啊老了啊,岁月不饶人啊。”
我说你*别抒情了,我老得比你们都快好不好。
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会争谁老得快吧。
想起三年前的今天,那个人从门里出来,第一句话是“你老了”,当时我以为是说精神方面,我从戴着面具却还是我自己,到不戴面具却能做出各种性格的样子,现在想想不是。应该是当时小哥就知道我的肺有问题,一直在布局想把我套过去治疗吧。
我确实没办法做到这样,拉我入局的人能补偿我,我却补偿不了被拉入我的局的黎簇。
苏万拉着二胡,这是瞎子教的曲子,瞎子在边上唱青椒炒饭。霍秀秀低头吃饭,胖子大口吃着肉,小哥吃得很少,坐着就睡着了。
我去搬了躺椅和凳子,吃完饭除了胖子洗碗,大家坐在院子里,我摸着小满哥的头。
“小花让我告诉你,他找到了一样好东西,对你的肺有好处。”
“好,过一阵我去一趟。”

改了半天,最后写成这样了。
初三的生活治好了我的强迫症,也让我体会了一把手腕受伤。
今年八一七我有很多想说,却说不出来,算了,只能这样了,我对自己说。
我很累,但我调整完会继续,谢谢各位对我的支持。

评论